首页 > 股票技巧 > 真正的课程创新是找到“第一原则”,识别“幸存者偏差”

「1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真正的课程创新是找到“第一原则”,识别“幸存者偏差”

来源:股票技巧 作者:佚名 浏览量:197

英语里有句老话叫“天底下无新事”,尤其是在教育领域。

教育起源于人类社会的初级阶段。多年来,教育领域鲜有无中生有的创新,大多是对过去的发展或不同关系和资源的重组。所以有教育创新的痕迹。

与其找一个绝对的好的课程创新模式,不如尝试找一个创新地图。有了地图,才能不断发现创新的宝藏。

因此,我们必须找到课程创新的规律,从而识别误区,打破创新的诅咒,阐明正确的解决方案,控制必然趋势。

创新的误区

课程创新是学校的盔甲,因为它有无穷的生命力。同时也是一个软肋,所有学校都有一种期待和恐惧的感觉。我们害怕新奇。为了克服这种恐惧,我们必须正视它可能导致我们陷入的几个误解。

第一个错误是没有找到正确的问题。我工作的重庆八川量子学校,是一所K12学校。我们发现,在小学阶段,尤其是在小学低年级阶段,学生行为、生活和学习习惯的培养远比知识的学习重要。

如果没有找到各个板块的实力,学校就找不到合适的题。大多数时候,失败的创新始于一个错误的问题。

问题是对的,但路径错了。第二个错误是找到了正确的问题,却没有找到正确的路径。八川中学是重庆市首批探索小班化教学的学校之一,从2008年开始进行小班化教学改革。当时我们意识到小班化教育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但最初的尝试并不成功,因为当我们开始追求学生的个性化学习和独立思考时,我们给了学生过度的自由,最终学生的个性化、学习、自由独立和自律都丧失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发展,学校以“思维无国界,行动有瞬间”来引导学生的个性和学习,从而实现自由与自律的平衡。

虚假创新与眼球效应第三个误区是虚假创新与眼球效应。许多教育工作者陷入了一种误解,认为课程改革不是为了教育改革,而是为了其他目的。

一段时间以来,智能校园和技术都很普及,但是热度过后,有的学校可能只有闲置的机房和电脑,甚至更高的教具。这就是没有真正从教育的角度出发造成的误解。

创新的诅咒

对创新的误解会带来创新的诅咒。创新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好的教育效果。如果我们陷入误解,我们不会走向更好的教育,但可能会阻碍当前的进步。

创新的诅咒导致两个结果:

一种是误导学生。比如很多学校,我们需要互动课,需要有趣的课程,让学生动起来,结果却是有趣,知识的味道却没了。学生记住了笑的瞬间,却忘记了这门课的知识性质和学习的目的是什么。

第二,教师消费。通俗点说,会让教师陷入创新的“内卷化”。教师应该是创新的第一线执行者。因为陷入误区,可能会低水平的模仿、复制问题,比如一遍又一遍的修改课件,上课不断找互动游戏等等。,从而占用了相当多的时间和课堂上呈现的知识比例。

如果有消费,老师会恐惧和抵制创新。

如何破除创新的魔咒?首先,我们必须明白什么是课程创新的本质。在我看来,课程创新的本质是实现特定的培养目标,重新设计学习体验,获得更好的教育效果。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将进一步讨论创新解决方案。

创什么?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创造什么?为此,我带了三个“工具镜”:望远镜、后视镜、放大镜。

望远镜,就是在教育中看到遥远的目标。为了更好的解释,我先说说“第一原理”这个话题。

“第一原理”是物理学的术语和原理。人类见过鸟在天空中自由飞翔,想像鸟一样飞翔,所以有人尝试在手臂上插上翅膀,模拟鸟的形状,想象像鸟一样飞翔。

实践证明,飞机成功起飞的根本原因不是简单的仿生学,而是空气动力学。所以空气动力学是飞行的“第一原理”。

课程创新的“第一原则”是什么?学生开心,家长满意,还是领导赏识?我不这么认为。这些就像课程创新的仿生学,可能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不是决定性因素。

课程创新的“第一原则”总是以你要培养什么样的人为第一出发点。比如在八川量子,我们认为表达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底层能力,所以开设了流畅表达课程“说和说”。

另外,我们培养的孩子是未来的公民,未来是一个科技的世界,人类和计算机广泛共存。作为一种与计算机交流的语言,我们希望孩子通过学习编程来拥有未来的思维,所以我们开设了儿童编程启蒙课程“儿童编程从0到1”。

未来的表达能力和思维,不是中考的课程内容。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是看现在,而是看未来。

后视镜,后视镜,是看到沉默的问题。在这里,我想借用另一个概念“幸存者偏差”。

什么是“幸存者偏差”?二战期间,英美军方对幸存的战斗机进行了调查,研究如何更好地加强后续战斗机。相关人员对战斗机上的弹孔进行了分析,发现大量弹孔集中在机翼上,少量弹孔在尾部,因此得出结论,机翼是最脆弱的地方,应该加强。

这时,哥伦比亚的统计学家沃德教授认为,弹孔最少的尾巴应该加强。因为那些尾部弹孔比较多的战斗机是飞不回来的,所以发不出声音。事实证明,沃德教授的理论是正确的。

所以“幸存者偏差”是指人们只看到一定筛选产生的结果,而没有意识到筛选过程,从而忽略了筛选出来的关键信息。

它告诉我们的是教育中是否存在“幸存者偏差”(成功学生的经验不一定能被所有学生复制)。教育应该加强的“尾巴”在哪里(孩子失败的时候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带着这样的思考,我们设置了一个转移课程,就是强化三个“尾巴”问题:

第一,因材施教,分层次上课。一个班的老师通常比较注重两头,最好的和最差的,往往会忽略中间的学生。在优秀生和差生之间,老师会优先考虑优秀生。在我们学校,语文、数学、物理等各大科目都是分层授课,让各个层次的学生得到同等的重视和个性化的指导;

其次,通过分类上课,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发展专业。分类转移主要体现在艺术和体育课程上。拉顿安排五个班,提供足够的项目供学生选择。这不仅给了学生提高综合素质的机会,也为他们以后的专业发展做好了准备;

再次,新高考要通过选课和走读课衔接。新高考是“3+1+2”,选课要解决“2”的问题。我们在高一高二提前完成所有科目的基础知识学习,在高三给学生选择“2”课程组合的机会,让学生不会临时决定高二高三设置哪些科目,提前为有优势和兴趣的科目打好基础。

放大镜放大镜是用来看周围的“危险”和“机器”的。“危险”和“机器”是相互转化的过程,它们周围的“危险”可能是教育的痛点,是当前环境的局限;“机器”是一个新的教育空间,它从教育痛点中孕育出新的教育需求,可能被当前的局限所掩盖。

比如我们学校正在做的《玩童年》这门课,每天都会迟到半个小时放进去,需要老师在科目上指导的内容,半个小时之内就能解决。《玩童年》是为了解决学生回国后如何高效、优质地与家长互动的问题,而不是机械地要求家长陪学生读书、写字、计算。

为什么叫《玩童年》?是因为阿德勒说过,“幸运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对于小学生来说,尤其是低年级的学生,如果从一年级开始就陷入学科知识的枯燥学习和实践,对他们的童年将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然而,没有快乐童年的孩子很难有继续成长的动力。

创新解决方案

如何创作?解决了创建什么的问题,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创建。

至于课程的本质,上面提到的第二点是“重新设计学习体验”。既然是再设计,我们就尝试用设计思维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一些定义中,设计思维的三要素是“以人为本”、“合作”、“全景”。如果转移到教育创新,就会变成“以学生为中心”、“集体有意义”、“见树见林”。

“以学生为中心”是“以人为本”教育场景的转变。比如我们学校的流畅表达,就是不要空投一些大的不必要的话题,让学生在没有任何指导的情况下,进行枯燥的演讲和练习。

我们关注的都是学生日常生活的表达场景,就是带着学生的滤镜去看他们在表达中可能遇到的问题。

从上图可以看出,流畅表达的主题和话题来自于学生的日常经历。比如学校成立初期,有很多郊区县的学生(学校位于重庆主城区)。家长开家长会的时候,从铜梁开车到主城区,下了高速不知道怎么去学校,需要学生给家长讲解。

这个时候,就有问题了。小学生表达不清楚,因为学生的取向和家长的取向相反。父母是来的方向,学生面对的是去的方向。

当我们发现有些同学表达不清的时候,我们就把这个话题变成了流畅表达的因素之一——共情。告诉学生不要从考生的角度,而是从到达者的角度来指路。

集体有意义的“合作”,当我们把它应用到教育场景中时,就叫做“集体有意义”,也就是说,课程创新周围的每个人都应该觉得它有价值。课程创新或教育创新不仅仅是学校与学生之间的单向关系,而是两个生态圈之间的关系。

学校里有老师,学生身边有家长。这还是四方关系,每一方在这件事上都要有价值。让大家在这件事情上达成共识,然后大家一起加入。

现在小学生普遍存在“六年级现象”,很多学生到了六年级就失去了对生活的掌控。家长会带他们去各大学校参加小学联考,学生会在各个机构进行奥数辅导。正常的校园生活没了,学生累了,家长累了。

所以,我们决定做衔接课程。为了各方都有所收获,我们必须关注学生、教师和家长的真实需求。衔接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更好的为下一阶段做准备。初中和初中的联系是小学生如何在六年级更好地为成为初中生做准备,这是一种有意义的六年级生活方式,而不是花在问题和考试上。

所以在做衔接课程的时候,我们会分析学生的特点,小学和初中的生活特点和学习特点。比如说,根据生活特点,小学生基本都住在家里,一家人搬来搬去。他们在初中住宿舍的时候,就会进入集体生活,节奏更快,更独立,这在小学是体会不到的。

从学习特点来说,小学的主要科目基本都是英语,初中的科目突然增多。随着早晚自习,学习时间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难,对学生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对于父母来说,他们希望孩子年年成长,而不是原地打转,甚至倒退。至于老师,因为是K12学校,所以初中老师清楚的知道小学生在初中可以更好的发展哪些素质,这也使得课程设计有针对性。

“衔接课程”注重学生、教师和家长的真实性。而且,衔接课程绝不是衔接知识,而是衔接学生的学习方法和精神、身体、情感的准备。在围绕学生成长的关键问题设计的衔接课程中,每一方都看到了课程中有价值的一面。

见树见林“全景”对应的是教育场景中的“见树见林”。很多时候课程设计有问题,只看到树,没看到森林。我们只深挖某一门学科的某一技能和知识,而忘记了整片森林。

所以,课程设计一定不能只着眼于知识点本身,还要考虑知识之上是什么,学科之外是什么,学生能从课程中带走什么,长远来看能为自己的成长打下什么基础。

我们在做程序入门课程的时候,并没有花很多时间让学生玩电脑,而是做了插件和不插电的组合。编程方面有很多知识根本不需要计算机辅助。是一种生命直觉。

我们在做课程的时候,特别注重编程思维、生活联系、科目美感,让学生对科目有个好印象。不是每个学生都能成为科学家,更不是让每个学生都成为程序员。我们只希望他以后能有编程的底层思维。

创新的趋势

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创新趋势的看法和想法。还是推荐三个工具镜:望远镜,放大镜,后视镜。他们看到了遥远的目标,看到了现在的环境,看到了教育的演进方向。

首先是望远镜,我们需要看到环境的亮线。比如我们中国的核心素养,21世纪的核心素养5C模式。这些提示代表了未来学生培养目标的国内政策或世界趋势的前景。

放大镜,聚焦整个人的教育拼图。全人教育一定会成为未来教育的方向之一。以前只进行知识上的教育,现在要在知识、能力、价值、态度上全力以赴。

还有求知爱学、分析反思、数据思维、独立思考、创新主动、善待他人、诚实勇敢等关键词。,可以成为创新课程的来源。

从后视镜里,我们应该回头看看教育的演进方向,看看过去100年的教育是什么样子,从而推断未来100年的教育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在上图所列的这些维度中,有些变化已经完成,有些变化正在进行,有些变化可能是未来教育的方向。

在我眼里,教育是简单而永恒的东西,所有简单而永恒的东西往往都有最简单的道理。

教育是世界上时间最长的行业之一,有人的地方就有教育。在这样一个行业里,我们有很大的信心不断提问,提问是唯一接近答案的方法。

今天分享一下我们学校对教育创新的探索和思考,我想告诉大家,教育创新不是一个突然的灵感,不需要太多顿悟的瞬间,但有迹可循。

按照一定的规则,也许我们可以打破创新的诅咒,把它变成教育的福音。

作者|唐亚岳,重庆八川量子学校创新课程研发总监

资料来源|本文摘自作者在第七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暨国际青年教育家论坛上的发言。

编辑|沧月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