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教程 > 稳定宏观杠杆率应能抑制家庭债务的过度上升

稳定宏观杠杆率应能抑制家庭债务的过度上升 标普评级

来源:股票教程 作者:佚名 浏览量:206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的政策目标。2020年,中国宏观杠杆率(总负债/GDP)快速攀升。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测算,第三季度末达到270.1%,比2019年底上升24.7个百分点。2020年中国宏观杠杆率上升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这将有助于中国经济有效应对疫情,通过扩大内需来完成“六稳”、“六保”的任务。需要注意的是,从国际经验来看,宏观杠杆率过高或上升过快,往往是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因素。“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是下一阶段“处理好经济复苏与风险防范的关系”的内在要求。

说到稳定杠杆还是去杠杆,各界主要关注的是企业和地方政府部门的债务。2018年4月,中央财经委第一次会议提出结构性去杠杆化构想时,明确要求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尽快降低杠杆率,努力实现宏观杠杆率平稳逐步下降。与企业和地方政府部门的杠杆率相比,住宅行业的杠杆率仍然不高,2020年第三季度末为61.4%,比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平均水平低15个百分点左右。

为了稳定宏观杠杆率,保证企业和政府部门杠杆率的稳定,住宅行业的债务问题不容低估。虽然中国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不高,但正在快速上升,这已成为近年来推高宏观杠杆率的重要因素。2016年至2020年,住宅行业杠杆率增长22.2个百分点,明显高于企业和政府部门,对同期我国宏观杠杆率总体增长的贡献率为52%。此外,居民部门的杠杆率采用“居民债务总额/GDP”的方法来衡量。由于中国具有人均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较低的典型特征,这种计量方法会在一定程度上低估中国居民部门的实际债务压力。如果用“居民债务总额/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衡量,中国居民部门的债务水平实际上并不低。

妥善处理居民债务问题,不仅有助于稳定宏观杠杆率,也有助于增强消费需求,从而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周期为主体、国内外双周期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重视需求侧管理,突破阻塞点,弥补不足,贯穿生产、流通、消费各个环节。在消费、投资、出口三大需求中,中国居民消费率(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长期低于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水平,消费需求“突破阻碍点”、“补缺”刻不容缓。近年来,中国居民消费需求难以大幅提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居民部门的债务压力不断加大,他们不得不削减消费支出来应对债务偿还压力,从而抑制消费需求。因此,稳定居民部门的杠杆率,有效缓解居民部门的债务压力,是增强居民消费需求,从而“突破瓶颈”的重要环节。

总的来说,在下一阶段,我们应该更加关注居民债务,有效遏制近年来居民债务的过度增长。第一,加快房地产长效机制建设,稳定房价预期,结合有针对性的宏观审慎管理手段,遏制住房贷款过快增长。第二,有效控制消费信贷增长。消费信贷只能在短期内刺激消费,但在中长期内会增加居民的债务压力和债务风险,从而抑制消费。消费信贷不能作为刺激居民消费需求的主要手段。第三,完善社会保障体系,重点改善收入分配结构,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最大限度减少养老金和医疗费用导致的居民债务被动增加。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