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教程 > 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基本稳定,后续仍有弹性

「新华优选成长」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基本稳定,后续仍有弹性

来源:股票教程 作者:佚名 浏览量:126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7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达到348892亿元,同比增长5.7%,1-6月增速下降0.1个百分点,但保持稳定增长态势。其中,民间投资增长5.4%。虽然总体增速较上半年略有下降,但仍有一些亮点。例如,对高技术产业的投资增长迅速,对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的投资分别同比增长11.1%和11.9%,分别比总投资快5.4和6.2个百分点。

专家认为,固定资产投资月度数据出现一定程度波动是正常的。从政策支持和经济基本面来看,固定资产投资仍具有较强的潜力和弹性,长期来看仍有反弹的基础。

房地产开发投资略有下降

1-7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72843亿元,同比增长10.6%,1-6月增速下降0.3个百分点。专家认为,房地产开发投资的下降与近年来房企融资渠道的收紧直接相关。

自5月17日银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控乱促合规建设成果工作的通知》以来,房地产信托融资、境外发债融资、信贷融资渠道相继收紧。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和央行近日发布的《关于2019年第二季度我国货币政策执行情况的报告》明确提出“不应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随着近期新一轮楼市监管措施的出台和房地产融资约束的加强,央行第二季度问卷调查显示,居民购房意愿降至2017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预计房地产投资下行趋势不会改变。”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王靖雯表示,土地购置费延期支付的支撑效果仍然滞后,建安投资也有一定支撑,房地产开发投资仍有弹性。

《华尔街日报》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也认为,房地产行业的弹性仍然很强。7月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8.5%,仍高于GDP增速;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同比增长5.8%,比6月份提高0.05个百分点。融资紧缩对房地产投资的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基础设施投资仍有反弹空间

1-7月,中国制造业投资增长3.3%,比1-6月快0.3个百分点,连续3个月略有加速增长;基础设施投资增长3.8%,1-6月下降0.3个百分点。

预计7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2.3%,比6月份低2.1个百分点。王靖雯认为,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动力不足与资金来源瓶颈有关。一方面,地方政府债务监管约束继续严格;另一方面,用于基础设施投资的财政支出部分的增长率最近有所放缓。比如交通、农业、林业、水务在财政支出中的累计增速从第二季度开始持续下降。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后,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仍有反弹空间,利用专项债券作为重大项目资本金的政策效应逐步发挥。

在邓海清看来,今年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远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原因是政府在实施降低杠杆、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长等“堵后门”政策的同时,未能“打开前门”。在系统性风险不发生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增加杠杆、大量投资基础设施以强烈刺激的可能性极小。但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至少要“束之高阁”,不能拖累经济增长。

“预计基础设施投资将在下半年回升,但范围有限。”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今年增加专项债务对基础设施的支持将有助于基础设施投资的回升。但由于基础设施投资基数较大,刺激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效用减弱,基础设施补充短板对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增长有限。同时,再次规范PPP项目也会对基础设施投资产生一定影响。

在制造业投资方面,邓海清表示,在稳定制造业投资方面,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制造业和民营企业中长期融资的政策支持,增加汇率波动的灵活性,将对出口和企业利润起到积极作用,制造业投资增速将继续稳步上升。

应该加强财政支出

从7月份的经济数据来看,稳定增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内外需求压力减弱的情况下,下半年的反周期调整需要适度加大。”刘学智表示,要加强积极的财政政策,提高效率,一方面继续实施减税、减费政策;另一方面,要缓解财政收支压力,安排地方国有企业上缴利润,清理盘活现有财政资金。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余永定近日表示,中央政治局会议为下一阶段的宏观政策指明了方向,即扩大总需求。这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主要取决于政府增加财政支出。他认为,从通货膨胀和财力的角度来看,2.8%的赤字率是可以突破的,财政赤字应该通过发行国债而不是扩大隐形债务来解决。

“今年第一季度,财政政策相对较强,财政支出占年度预算支出的24.9%,比去年同期增长0.6个百分点。然而,第二季度财政支出增速放缓。上半年支出占全年预算支出的52.5%,比上年同期低0.7个百分点。”王靖雯还认为,下半年的财政支出仍需增加。

然而,积极的财政政策并不意味着放松对地方债务风险的控制。根据许多地方审计机关公布的2018年省级预算执行等财政收支审计报告,地方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仍存在违法借款仍在发生、地方债务资金有限、隐形债务化解不合理等突出问题。

近日,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要堵“后门”消化存量,切实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下一步,应加大努力,打开“前门”,监测风险,处理到期债务,监督问责。

标签:

相关股票